一名字

树洞/有病/立志成双触 安心当咸鱼/明天开始打tag/

[龙与少年游]情书与我

「“请问 你最喜欢的书是你见过最优秀的书吗”

“那…… 你喜欢过的人呢”」

——————————————————————————————

就同一作者而言 论「服气」是《九州》系列 论「私心」却是《龙族》系列
那是我十四岁的「初恋」 仿佛能一眼万年

豆公在第一个短篇里写到他一生最好的时候还是合肥的少年 而我一生「最好」的时候刚好遇见了他笔尖的少年

不……不对

在我的字典里 薛洋才是最合适的「少年」  虽然在墨香笔下 他出场的时候已是二十好几的青年

小人坦荡 无所不为
卡在剧情的「眼」上 「“明亮如星、熠熠生辉”」

开始的时候我看中你死不悔改 后来我希望你还有来生 最初我喜欢的那个你逆天叛地 最终却只怕了这天地可容不下你

叶修和苏沐秋则是「男生」 在虫爹的笔下他们一个以「荣耀」留下热血不老的加冕 一个永远止于十八岁的夏天

故事开始的时候一个被我因「套近乎」称作「发小」的人的虚影总是在眼前晃悠 故事结束的时候我发现「梦想」与「爱」一般是古老而不朽的「传言」

三个人恰巧凑在一起 却觉得好像便是一个完整的家了 所谓《挂面清汤 此间年少》不过是你们最终补完了我的感情观

吴邪是「男神」
从青年到大叔

「男神」这个词儿放别人身上是集合了我所认识的和所不认识的形形色色的妹子各自的价值观念的形容词 而独独放他身上是个名词 

「字如其人这事儿可不好说 但瘦金体还是真搭的  细秀里藏着了锐敏」

三叔落笔 走过我生命里「最后」的「华年」

那……豆公笔下呢
时逆而上 回到最初的相遇

路明非是「男孩」啊 是我在十四岁的时候遇见的十八岁的的「"死小孩" 」

那时候的我只想给他一个熊抱好告诉他
         

         —— 「“我就是喜欢你本来的傻逼 可去你的用命换牛逼吧"」

——————————————————————————————

我喜欢的人不是这世上「最好的人」 我能欣赏的故事也不是这世上「最棒的艺术」 可是我喜欢的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好的 反对意见一律不予接受啦

曾经我老爸问我 「“很自豪吗?你们放着好好的名著不读,尽读些俗物,是精神多么的匮乏,才称之为信仰。”」

他们并不是我的信仰
毕竟我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我没有反驳他

而且我确实很自豪啊 不为「俗」为也不为「雅」  只是「爱」而已

只是「爱」

————————————————————————————————

[“这是我的局限与浅薄,但也是我的真诚。”]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