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字

树洞/有病/立志成双触 安心当咸鱼/明天开始打tag/

唱不出温柔的歌

本想以笔为引 感谢你们落在我眼里的世界 最终却只会一个劲儿地放私货

不敢触碰 

即使是发出来了的评论也止不住地想要删掉

突然想起还是刚刚发现了贴吧的时候 
小学的事了 那时候的贴吧还是可以匿名回复的 一般潜水偶尔匿名的我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申了一个号留言说:

「“好想知道后面啊 要是楼主能够快点更新就好了”」

然后呢?然后发生什么了?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版本 虽然都大同小异

这些事应该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吧 我清楚地记得那个时候的我看过的每一篇文 却唯独对于这一篇文相关的一切都毫无印象

我猜这是我为自己找的一个蹩脚的借口 为了一些糟糕的或者说最起码是无聊的的理由 

就算这事确实发生了 这依然是一个借口 否则我也太未免太过玻璃心了

微小的支持是我能够做的全部的事情 ——
给我自己

——————————————————————————

真要讲唱歌 我也是不行的

非常非常非常感谢我小学的第一个音乐老师 
她让我开始想着自己是不是不需要学着别人成为「女孩子应该有的样子」 也让我知道「主要学科」与「副科」的区别

不要把有限的自己消耗在既不必要也不喜欢还不擅长的事上 与其为每天自己抽出的那一点点时间的努力沾沾自喜 不如面对现实……我唱歌就像故意捣蛋祸害别人的耳朵

……

习惯性地示弱 低头不去看她发怒的样子 

「“——嘶”」

我从来都不举手答问 原来站起来看下面是这个样子的呢 大家一刻都没有停过 很活泼……? 噗 好像有点可爱呀 

「“啪——”」

是不是不止在生气也在难过呢 她的自尊心一定受伤了吧 都讲她是镇上最好的音乐老师

「“啪——”」

所以她直到家长会她还请班主任和老爸讲了这件事

「“我教了这么多年书,你是第一个!第一个!第一个!”

“……站好!”」

原来电视里演的是真的 真的有人生气起来会呼哧呼哧地指着你的鼻子 语速蹿高 音色尖锐 
我了生气来也是这样吗

我不明白 也不知道

……

「“我们屋里的这个就是胆子小,都不晓得以后那么得了…… 你说老师叫你唱个歌而已你怎么了?别躲了,你讲话啊。”」

嘘——

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

可是我为什么要记下来

作为一个故事 冷眼旁观 
或者也是作为一个借口 自我成全

不是反讽 我确实从来都没有恨过她 毕竟她不是我什么人 或者更准确地来说 对我来说一点真实感都没有 

泥牛入海 

她下手不重的 会疼 但我甚至都没有流鼻血 

哦……对了 如果流鼻血的话记得不要哭不要喊 会越流越凶的 

但也不要太害怕 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有事的…… 
但小屁孩嘛却也总是一点点小事就吓得不行了啦 现在每次看到那时候邻居家的奶奶都会笑呵呵地讲我小时候嚎起来整个医院都听得见 跟杀猪似的

喂喂喂 我不要面子的啊 

但是……好像还真不需要啊
——如果你有这样「在意」的「东西」你才会需要

曾经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还觉得很好奇 你说血滴下来为什么都是那么规整好看的形状 统一着又自由着 四散开来 只是时间长了又会变成脏兮兮的颜色了

老妈最喜欢红色 喜庆 我最不喜欢用红色 显眼

现在我已经很久没有挨过打了 无论是是抽是踩是踢是扇

所以如果再挨那么一下的话 我可能会像当时我暗自揣度的电视里的「矫情的」青春期们一样感觉委屈

由简入奢易 由奢入简难
如果我再也见不到她 我是要感谢她的啊 感谢她赐予我一个名为「童年的心理阴影」的不完美的借口 让我可以心安理得地再也不开口 

和我一起逃跑吧 

一路狂奔

前途渺茫

别问那些怨啊恨啊之类的超纲题 既是本能也需要学习 旁人或许影响更深

对于先天性轻微感情缺失的人除了爱自己之外一切都不重要 自我保护的潜意识过强 我像个黑洞一样吸收着旁人的情感和善意 把虚伪变成真实 把故事收作趣味 —— 和平共处 

眼高于顶 所以那里头可从来都没有过旁人

——————————————————————————————

「“你有没有发现 我总是会把很「简单」的事说得很「严重」”」

「“对对对!我早就发现了,但是我就这个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你总是这么配合我的表演…… 妈妈 我这样的人 是真的想活下去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