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字

树洞/有病/立志成双触 安心当咸鱼/明天开始打tag/

[看着我的眼睛——我与哈斯伯格综合症]你有病(君有疾?)

这本书来自图书馆工作人员的推荐
讲述了关于一个阿斯伯格综合症(一种特殊的自闭症)的美国大叔眼里的世界

当一个爱恶作剧捉弄人又会讲故事的人落笔自传 以记平生 
一切成为我眼里「真实」的「谎言」

见我「所见」
见我「欲见」

各种意义上

「眼睛」是「表相」

先天性感情缺乏症 同理心能力较低 伴随一定概率上的理艺类天赋加成

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 思维有异 极度自我 情商低

同源而殊途的人心

主观的世界难以量化 心理疾病的定义自然不是「多数人」对其所不理解的「少数人」的思维方式「妄断」


——亦害人害己而已

看这本书的时候 我总在想一个相关性存疑的问题
从道德上 谁都知道去体谅身体有残疾的人
那么心理有「缺陷」的人呢

「“你有病很了不起哦”
“谢谢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呢”」

人格的养成有其先天性和后天性 先天不可选 
既便弗洛伊德的早期决定论是错误的 但一个人的早年经历确实相对更容易对一个人的人格产生终身影响

也不可选

「“没有人会愿意背负枷锁来到这个世界”
“但我们都背负着不同的枷锁走向不同的道路”」

「“可是……”
“可闭嘴吧你”」

「“那是[无辜]的罪过 而[我]是我”
“那是无辜的[罪过]而我是[我]”」

——好吧 我承认二者都是站在特定的角度暗自以己度人的诡辩

看书常是一个自己和自己吵架又和好的过程
我曾经一直以为我是分得清故事和现实的

阿斯伯格或不是一种「病 」
而是「一个人」的人生

他也可能只是在……寻找。

——————————————————————————

很抱歉因为我的粗心添了不必要的麻烦……

幸好两位工作人员都是好脾气的人呢
一个说别在外边吹风进来坐会儿 路上有点远但管电脑室的老师很快会到的 别担心 
一个大半夜赶过来一边帮我开图书馆电脑室的门找我落下的挂着U盘的钥匙一边和我唠嗑

「“怎么不去朋友那儿睡一晚上。”」

「“图书馆有个工作人员就像你这样,他……你可能会好的。好像有本书,建议你看一下,留个电话吧。”」

「“你会看着别人的眼睛吗?”」

最终我也没有收到约好的关于那本书的信息的短信 
时隔大半个学期 却在赶着去快收摊了的食堂的路上又偶然遇到了这位工作人员 甚至绕路到他的办公室并收到了一张写有索书号的便条和……

——「“你有阿斯伯格综合症。”」

 

看完书中所述 与我的情况确实有着部分重合 但这并不是足以确诊我属于阿斯伯格综合症患者中的一员 
善意的礼貌是萍水的幸运却不是判断观点正确性充分必要条件

现在的我我暂时还不知道 但我有段时真的希望自己是疯的 

悄悄地 很希望很希望

但……我自己却都没有发现

乱七八糟的故事看多了的人习惯妄自揣测 
听说当一个人讲「“我的一个朋友……”」那就是就是「“我自己……”」了

嘘——不认同 不直言——「“谢谢您了”」——

 
keep silence  也请保持微笑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