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字

树洞/有病/立志成双触 安心当咸鱼/明天开始打tag/

[魔道祖师]爱则加诸膝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

关于《忘川·镇命歌》(薛晓晓薛无差)(b站av5531320),当我在听歌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头回听这首是在河堤上消食,半年没回来这里翻新了个样,广场舞大军都分门立派了。

四边挺吵,歌挺静,被勾住了。

背后有个配适的故事拖词带曲地都支架着活络起来了,节拍吊着心拍晃悠着画面,音色空灵稳贯而不过于单乏,打偏叙述的调子起头,所蕴之情渐现。

——————————————————————————————

       「明月清风 霜华名传万家」
       「骄阳烈火 降灾止儿夜啼」
  

现在倒回来看[明月清风]四字当真是尽了晓星尘此生:  

风者,气也,始于野,过于市,疏于砾,随缘落;月明,其晕柔,其质冷,润无声,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影于冷泉静泊,映于浣盆杯盏,尚可复。

「清风出袖,明月入怀。」

出尘却要入世,脱俗却也入市,稳重清和,明明是学院派名门走君子端方的道长路线却不迂腐,甚至是带点儿好玩和幽默的性子。

博爱易得「薄爱」,有心怀天下之道自是难为个人心绪左右。

外柔内刚是坚韧洒脱也是刚则易折,终是穿堂而过,握不住身死魂碎行世路不留泊。 
    
而「骄阳烈火 」:

虎牙,食甜,少年,肆意张扬,散慢不经里都是收着了带灵动活泼劲儿的晶亮的  ——[熠熠生辉]
      
有的台词都用到烂了许是因着有恰实合了多时人的心思妙处的,有句就叫「喜欢一个人看他就像会发光。 」
 
时金家继温氏欲独大,请为客卿,竟错觉天之骄子,前生顺,集天宠,正纨绔,热血报负,锋芒傲娇。

不苟顺于命,不缚拘于旧,不随逐于世。
    
然实为天纵鬼才,市井流氓,心无权志,向来孤身,小人坦荡,无所不为。

恶意纯粹而不加敛,连伪装和别扭都是显直率随性的,竟拎不清是皮面还是内里似是带稚气。
   
鼓躁扩散的破坏力和攻击性,于人于己火尽成烬。
    
一个美名,一个恶名,想来都是饭后谈资,说书题话,殊途不同归而相与一处。
    

       「上善若水 唇带笑眸流华 忍俊不禁 言犹未尽夜色下」
       「恣意妄为 随心所欲对命天逆 口出狂言 怀恨心间风不息」 
    

[凭什么,这世上很多事本来就是无缘无故的。这叫做飞来横祸。]
确实「恣意妄为」,倒让人想起常某人的往事来。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

[不带谴责之意,因此,虽是规劝之语,却并不惹人反感。]
[恶心][假清高][自以为是][爱管闲事][不知道,什么玩意儿]
    
算不上多美好,甚至是带着某种躁荡不安的,但就是有种是吹皱一池春水,还什么都来得及的错觉。
没有欺瞒或是刻意,这两人打头就是[你一开口我就笑]的模式。
   

      「白衣如雪 拂尘臂挽步西霞」
      「 金星雪浪 虎符腰坠行东篱」
    

[仿佛夜色中一抹月光,一名臂挽拂尘、背负长剑的白衣道人悄然无声地出现在三人身旁。 这道人身长玉立,衣袂剑穗飘飘,缓步行来,如踏浮云。]
[那个时候的薛洋,年级极轻,面容虽然稚气未消,个子却已经很高。身上穿的也是金星雪浪袍,和金光瑶站在一起,如春风拂柳,一派少年风流。]
    
终于有个能在我心里把飘渺的仙味实体化到这地步的人了,而遇到薛洋之前我都不晓得原来自个是这样一肤浅颜控。
    
云霞泥篱 自是天各一方 奔东西——
    

        「本该陌路
         此生相疏
         各自两不误」 

   
晓星尘,济世之人,其路险,其道艰,难善终,至多以身殉道。
薛洋,祸世之人,其路险,其道艰,难善终,至多以命偿债。
   

      「奈何判官疏忽
         揭孽缘序幕」 
    

——何以至诛心而死。
——何以至诛心而后死。
   

      「摇摇坠露
         漫漫迷途 
         擒人三省出
         料想结案伏诛
         不知祸深入」
   

两个叠词嚼在嘴里,玩味又坚定。

当晓星尘一条条证据列下来,就是后来八面玲珑的敛芳尊大抵也算不着还有人愿管且能管这「闲事儿」,清谈会众目睽睽却求不到他想要的公允, 「人之常情」的正义多绕不开利益。
    
那会儿的薛洋就是[有雷霆之怒]的赤锋尊刀都架脖子上了还[笑嘻嘻][很亲热] 也是压根儿料想不到义庄对决的疯狠
    

      「清风不留」  
遭反口,累至交,背师誓,捐双目,自决别,心生结。
      「缎带覆 血浓稠」
   

      「烈火将休」   
互利用,渗真心,为稳权,弃恶友,负重伤,得误助。
      「命危浅 恨难收」 
   

这里承应了前头的比喻,突然想叹一句既是比喻就一定只有部分的相似。
晓星尘一生中最不明月清风便是对上薛洋,而月明风清溯了源了都是自太阳的光和热而来的,可终了薛洋此生并无愿照亮他的温暖源。

他一生都在黑暗里晃悠着,却又似是永不会去绝望。
    

      「明月依旧 越圆越满意不周   
         骄阳入秋 渐温渐暖情知否」 

仍行善,尽己能,眼伤似不再复发,然月盈则亏。
仍行恶,欺盲眼,入戏似已然太深,然秋至近冬。
    
既写定了是一出悲剧,那初时笑晏一过便要来讨了双倍的血泪作偿,师弟一样的邻家少年可以是任何人,但唯独不可以是他,但也只能是他。
单凭聪明通人心因而最不懂人情,最善诛人心竟料不着后来自个的反应,在琐碎的日常里表露的,在极端的心境里忽视的,主观上的东西最是拎不清的蛮不讲理。
    
画面里晓星尘的血不是加眼边而是在颈脖处,薛洋的血则遍了衣襟——

伤重命殒,结局已定。

      「粗茶淡饭
         柴米油盐
         义庄笑语欢」 
  

但红线打了一个又一个结,旧帐未了又添新债。
    

      「日出日落云慢
         月缺月又圆」 
  

  一日,数月,时逝,平静的,轻快的,柔缓的,红线上的结间隔渐大。
    

      「释怀宏愿
         贪恋微暖」
    

是释怀还是不得不安命忘怀,我只能看到那双看似已痊愈的眼睛。
是只贪那份好还是连带那个人,我只能看到当时似是杀尽的「走尸」。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魔鬼,幸福是它的牢笼,当一切幸福都化作泡影,魔鬼就会冲破牢笼高唱着血腥的圣歌浮现。」

「当悲剧还未降临于世,魔鬼还在幸福的摇篮里沉睡。」
  

      「两心度平凡 却是梦醒虚幻」  
   

我猜,他曾在无数的瞬间里期待过这一切破碎时的样子,正如他们曾在无数的瞬里间以为这能是一辈子。
    
山雨欲来的宁静搭在不知是否还在往上摞的尸山之上,隔着真相血淋肉离。
欺骗,旧怨,借刀,几乎全然对立的三观,故人和无辜者的性命,于是……  

       「生死何相安」 
  

闪过的对话走马灯着过往,只在最后定留一瞬的刀,有时原著单抽出几句来,那些零碎到孤立无援的片段有种不一样加成了的虐,填满所有的空白。

是「“薛洋,是你吗?”」 而不是「“是你吗?” 」
 
碎成无数瓣 

     「至清至明至纯至善(霜华出名动天下) 
        至命陨霜华(义庄内终剑拔)
        渡妖渡怪渡鬼(入世间命比落花) 
        渡魂却碎塌(碾作泥雨嗒嗒)
    
        至黑至暗至邪至恶(降灾过夔州称霸)
        至魂断城下(白雾中起厮杀) 
        嗜血嗜甜嗜杀(祸人间心如铠甲)
        嗜爱终难达(烧成灰风飒飒)」
  

两段括一生
    
一个打小开始就「偏执且极端」一个打头开始就「固执且决绝」 一个是不能被改变,一个是不会背道义。
    
一个教对方「爱」, 
一个教对方「恨」。

撞破南墙不回头。
  

     「阖双眸微微垂首 覆白绸笑如旧 片碎漏微光幽幽 门前柳又一秋 
        忘川舟载魂消瘦 人不走为谁留 前世仇业报止休 摘红豆情难究」 

画面感,虚实,不知是追往昔续将来。
    
散魂安养,闭眸垂首,最是适忆生平,前尘模糊,余下来的零碎而美好。大抵曾亦如此,树影筛阴落窗前庭间,色调带着温度,暖烘烘地清爽着,光感斑驳,质感砂软,量感盈渺,一切都在透着气颤动着。

几度春秋,谁逗趣得纵覆白绸笑如旧,一想到就冒溢着欢喜。
    
白描忘川,纵然魂渐消弥,也管他娘的规矩劝警。
    
 先前四处云游,为什留居义庄?曾婉言相拒各路名士,说是伤好便别过,为什留人在旁?
「清理」怎一回事,「放过」常萍怎一回事?这伤好了怎还不揭露真相继续法外逍遥?

罪业难消,仇念难忘,所以赖在地府干脆不走了? 
 
红线怎么能够缠在食指上。

    
     「若从头抱山依旧 温浊酒月色秀 星辰幽山水吹奏 昨日愁今忘忧 
        若从头岁月温柔 得护佑执子手 汪洋流天地遨游 三两友不知仇」 

  
若一个不下山 一个不断指……
我也曾设想过各种可能 却越解越是死局不破。若一个不下山 一个不断指,真好…… 虽然他们便不再是我所喜欢的他们了。

即便他们便不是我所喜欢的他们了。
    
 ……
    
翻出前一阵子写的七七八八的,边看着继续单曲循环,我当时和后来是怎么个入坑法,忽渐明了。

我终于可以单方面宣布和解,对于我自己,也对于那些我不大理解的人和事。    

「原著」,「人物」,「随想」,「论析」,「同人」,「cp」,「脑补」 ,「偏好」,「撕逼」,「三观」,「洗白」,「双标」,「存在」 ,「合理」,「作者」,「黑」,「粉」,「ky」 「路人」……
    
原来只是我心境不一样了。
    
从一段寻常的文字开始渐渐有了温度和心跳,所以选择从「源头」破坏「存在」,用心中最温柔的一面寻一种最理想化最美好的可能,愿至始至尾你这一生都并无憾事,恩师同门,相投挚友,常在身侧。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若是没有他你便不要沾染上这世间悔郁罢,纵然没有他还是有人能让你知道这世上有亲善的存在罢。
    
你们不知道的你们不需要知道了,我们知道的留给我们嘘叹就好了
    
这藏名溯源的又是一刀温柔,平安喜乐衬得痛更痛。

    

#爱则加诸膝#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

……而相逢的人也总会相逢。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