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字

树洞/有病/立志成双触 安心当咸鱼/明天开始打tag/

[戏精宿舍 ]傲慢与偏见

看热闹我从来都不嫌事儿大 但你们陪我走了这一段路 所以也请你们务必要幸福啊

——————————————————————————————

「“一边放大阴暗面,宣扬女生之间没有真正的友谊挑拨离间,一边又麦麸,想捞那些被陪衬被丑化被挑拨离间的妹子们的热度。”」

在微博上随手一搜 总结起来大概就是这句话
吃粮似乎还是乐乎安静些

在这里最突出的矛盾并不是类似于「意识形态」和「作品产出」之间的「相对独立性」的辨论

故事而来的「真实感」大致可以分为两种 一种源于「纯粹」一种源于「复杂」  可以说是在「亲近」与「距离」之间各有千秋的「平衡游戏」 

而《戏精宿舍》前后画风差异微妙  「预期」和「所见」的落差势必会产生负面效应 何况泛滥者已成灾 炒作司空见惯  「金石俱下」时自是「敌我难分」

如果再加上「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的快感」或者是「利益冲突」之类的「个例」 那就更复杂了

……其实也没有「敌」  有的只有「我」而已

「营销」是真的  「野心」是真的  「软广」是真的  「创造」是真的 
这大概就是我眼里的一隅安稳之境

前期以「撕逼」为主要看点 听说相似的厌恶是建立起「坚固的友谊」的最快速有效的方式 其所形成的统一战线甚至胜过共同的喜爱所搭建起来的关系

究竟是谁在diss谁

向来看客多吃瓜 比如没有经历过的新鲜感也是一种趣味 
最初的故事既便充满了火药味也总归是简单而放松的 然后看着这个故事运用了越多的「讲故事」的「技巧」

人设作为个例来说确实极端 但有些东西离有些人却是太近  哪怕是最云淡风轻的提及也足以掀起滔天巨浪 那一瞬间洪水漫过了头顶

纵使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种人 恐怕也有过相遇 恐怕最起码世间八苦知其一 有着广义上「理解」和「共鸣」

这是最「完美」的「留白」 与其说是「作品」不如说是「人心」 以「我们」为「摹本」自动补完了所有「剧本」的悲喜 那是我在这个时代里发出的微弱的声音 满怀着偏激与感情的嗡鸣恍若胜过所有天才的惊艳之笔

「负效显著」的「共情」

既没有活成「别人想要的样子」 也没有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我可以毫不避讳地说这个系列对于我来说实在有点太可怕了 这八个人论缺点或多或少我几乎都有 论优点我可以说是全军覆没 

以此为基点 终于能够把他们从我身上剥离开来成为独立的人格 新的种子已然种下

当我想说话又没有具体想表达的内容的时候 当我有具体想表达的内容又不想说话的时候 我看不到旁人眼里只有自己 

然后选择以「面对」作为最好的「逃离」

——————————————————————————————

以下是写给两位太太的文评的未删改版本 事实上是先有了长评才有了前面的那些文字

另外 除了我实在不懂得如何去爱一个人之外 我在写他们 更在写自己:

其一:

自然界本来是没有规整的几何图形的 很多人也只是看起来像个圆 尤其在方块的父母眼里是如此 然后他们又让方块也这样看待其他人 再然后……方块就遇见三角形啦

方块注意到三角形是因为三角形不是圆形 但方块喜欢上三角形只是因为三角形是三角形

方块也不能回答自己为什么是方块 当他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就已经是方块了啊

很多年后方块发现这本来就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因为其实从来没有人真的关心方块到底为什么是方块

一种人是为了更好地宣泄因为方块不是圆形而产生的负面感情 还有一种人「“啊?方块本来就是方块啊”」——你就是你 [“没怎样,方块反正也变不成圆圈。”]其实还可以有第二种语气

这时候的方块已经真的觉得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和三角形一起

其二:

[漫长] [反复] [无趣] 真的是很抽象的形容了 可是又该死地具体 具体到在每一个琐碎的瞬间里如影随行

[个体的差异]这个词显得严肃正式 甚至有一点可爱 如果换成「独一无二」好像就太过于情绪化和富有欺骗性 恍惚间给人种物以稀为贵的错觉 但是如果作为在阅读的过程中才进行的联想和个解 一切就变得朦胧而真挚

自我认知和社会认知之间的关系很微妙 用一句很万金油的话来说就是「相对的独立性」 向外界寻求自我认同是几乎不可缺失的重要一环 但是最终能给予一个人自我认同感的只有自己

[“为什么你和别人不一样?”]是一个本身就有问题的问题 它曾经迷惑了我很久 甚至即使直到现在我也依然没有办法落笔交卷
因为……它其实是个感叹句啊 因为现在这个样子的我本身即是红叉一把 力透纸背 以爱为名 申诉无期

不止是因为我做错了事也是因为这是我做的事 不止是因为这是我做的事也是因为我是你的谁

「“这一切都是我的偏激犯下的罪过”」

有些东西在你还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埋下了种子 它默然蛰伏着 直到某天平衡被打破 朝夕之间生芽抽枝 自此盘根错节 一着不慎 满盘皆输
无论性格、习惯还是感情 往往等你发现的时候你已经走了很远了 积重难返 甚至未必思归

「它」是隐形的 或许你记得 但你从来都不去确定其中的逻辑关系 甚至你早就已经忘记这件事本身了 却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从长辈的谈笑中获得了信息 于是因果相扣忽地在心里悄悄打了一个冷颤
或许这一切有迹可循 但往往终于自身 因不救果独立出新的源头 省略一切中间环节建立直接的条件反射

自此洪水终于漫过了头顶

重复温习的表演无聊吗 好像有那么一点 可是改变已经进一步打破了平衡 从此一泻千里

没有未来的人才害怕改变 或者换一个说法 开始相信自己没有未来的人才害怕改变 只求索取自欺欺人的「安全感」
情绪长时间地战胜了理智 期期艾艾 消耗自己 也消耗别人 惶恐着久病床前 麻木似乎都成为了一种另类的恩赐

社恐的世界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自给自足」的 在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堆积无处安放的惶恐 从「寄生」开始获得「新生」 何谈虚妄

因为「不明白」 所以「不质疑」 因为习惯了「怀疑自己」 所以尽量不「表露别人」

「“别人”」

可是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真正安全的地方 我太过清楚地知道这份感情如何堆积扭曲 其实皆是虚妄

打小在医院长大 比起高锰酸钾我更习惯使用酒精和络合碘
75%的酒精用来消毒 95%的酒精用来点燃 但是其实我自己才是最棘手的病原体 偏偏苟延残喘

「基本归因错误」 于人于己

以「个人的缺陷和偏见给旁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到底什么才是[僵化的逻辑]
像张伟这样不完美的善意或许已经很好了 但这和我的奢求与贪婪并不矛盾

对于社恐也好洁癖也罢 说是「他人即是地狱。」也不为过 关于信任和理解 说是「一生一期,一期一会。」也不为过

不只是你相信我 也是我可以相信你相信我 不只是你理解我 也是我可以相信你理解我

若兰因絮果 说不说得出一句甘之如饴

基于人格养成的「稳定性」与「发展性」
「我们的内心,究竟是想抛弃一段长久的认知,最终把它化为漫长人生里的某一瞬间,还是想将某一瞬间留住,以此铺满未来所有的选择。」

我真的遇见过「光」 遇见过「镜子」 遇见过「无疾而终」与「似是而非」 自我厌恶才是真正的「鬼魅丛生 如影随行」

逃避 面对 可知我非我

如果你害怕醒来 没有人能够叫醒你 但我想要和你说话 但我知道——你愿意

我们都不完美

「时间轴向前 是一个越来越像自己也越来越不像自己的过程 一边与环境相互作用适应一边过滤筛选出本源的内里 那些极端和无端的一切恰恰是作为人的证明 那些不理智 也可以称之为感情 然后把爱憎悲欢善恶美丑都写尽」

自此再也不需要「证明」

《戏精宿舍》这个系列对我来说太可怕了 这八个人的缺点我或多或少都有 但又是那么的泾渭分明

上次我说「“爱不是救赎 以及我爱你”」 是因为「救赎」多了一些东西又少了一些东西 是「俯瞰」 是「宿命」 是「捆绑」 是「枷锁」…… 或者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词不达意 或许每一个词语都是无可取代的唯一 所以我也说「其实有的时候分歧的是对于[救赎]的理解吧 」

关于这两个个人的故事 「爱」大概既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巧合 也是因为是你因为是我的必然

或许是知道自己可能做不到的缘故 出一臂之力助所见之人均得偿所愿 毕竟在意识到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之前 很难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傻气的事情存在

同人很多时候也是在成全别人的过程中成全自己 我觉得他们或许真的做得到

……

言实理虚 或许我应该言尽于此 情绪的「谎言」真实得刚刚好 可惜我其实不知道自己到底愿不愿意醒来 于是伪装成一往情深的旁观 

如果我可以享受这种虚伪的亲近 如果我可以感动自己……  以偏执挽回偏见 不放过任何的「机会」  或许这就是我等的那根「蜘蛛丝」

评论

热度(3)